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曹風  > 正文

故鄉的那口轱轆井

作者: 孔慶貴 來源: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: 2021-08-31 09:44

       孔慶貴

咯吱、咯吱、咯吱……從轱轆井上嵌入槽的搖柄處傳過來,很刺耳也很難聽,像是夢里咬著牙的響動,打著提溜的一桶水,便被慢慢拉了上來。一只手抓牢搖柄,彎腰叉腿,另一只手迅速抓住桶把,騰出握搖柄的手忙  起桶底,把它倒進井邊上的另一只空桶里,再把倒空的桶慢慢放下去,拉井繩傾斜、灌滿水,再拉上來,就可以擔回家了。要把家里盛水的大缸擔滿,得往返好幾次。

這是四十年前打水的場景。父親說,他從山東逃荒到東北時也就十五六歲,和我現在差不多。到我接過父親的扁擔,他老人家已經擔了20多年了。

父親從那口轱轆井上汲水,滋潤著我幼小的生命一天天長大。

這幾日忽然念起故鄉的那口轱轆井來,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口井邊,在那口井的周圍轉轉悠悠,一次一次從家到井,從井到家。

那口轱轆井離我家有500多米,出門往東看,就能看見東北角搭著的井棚子、棚子里的那口轱轆井。棚子很簡陋,四根柱子撐著三角形木板頂,護著這口井不讓雨水進入,也算是給這口井安的家吧。

父親和母親結婚后搬到了山下的這個“水解廠”工作,住進了公家分配的房子,也就開始從這口井里擔水吃。父親上班的那個“水解廠”很大,有好幾千工人,家屬院蓋了一排又一排,是從山底下往南蓋的,一直蓋到離工廠很近。家屬院的最西頭是一條蜿蜒的河流,繞山流淌,潺潺不息。最東處有一座小火車站,連通著這座林區向外界的出行。我家離山底下200多米,是最西處的第二排房子中間戶,真可謂依山傍水的好地方。

這里蓋的房子是按一三五單數的大門朝南,二四六雙數的大門朝北設計的。我家的大門自然就朝北了,出門滿眼是山巒疊嶂的山峰,繁茂翠綠的大樹。聽的是百鳥朝鳳,天籟之音;呼吸的是新鮮的空氣,從“天然氧吧”里散發出來的;喝的那口轱轆井里的水,甘甜可口,像山里的泉水,或許就是泉水。

那口井無論春夏秋冬,無論早晚,都有擔水人的身影。尤其是早上擔水的人最多,橫七八豎的扁擔放在桶上,排著一大溜,大人便開始抽煙、拉呱,時不時瞅一眼往前挪一下。

最難擔水的季節要數冬天里。東北的冬天的腳步來得早,走得晚。十月中旬,雪花就像那個季節的特產,在刺骨的寒風中,一飄就是幾個月,皚皚的白雪堆積如山,等到第二年的五月底,才慢慢消融得無影無蹤。冰天雪地的,500米的路這個時候最難走了。身子搖搖晃晃往家去,雪地上被濺出來的水砸出了七扭八歪的麻點子,瞬間結冰、很滑,兩只水桶一次次觸地、震蕩,到家時水就剩下多半桶了。

轉眼隨父母遷回山東老家四十個年頭了。前幾日,東北的同學發來了手機錄制的小區里的視頻,告訴我,那鱗次櫛比的樓房,郁郁蔥蔥的樹木,蜿蜒整潔的小路,就是在我們當年居住的地方重新建起來的,完全顛覆了我記憶中的故鄉的模樣。

故鄉的那口轱轆井,曾經滋養了我,滋養了我們全家,滋養了那一方的人們??扇缃裨僖矊げ坏剿挠≯E,只有那段過往的時光底片,深深地埋藏在了我的心里,永不忘懷,時?;貞洝?/p>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